深圳市有关方面回应生态红线调整

核心阅读
深圳市拟将塘朗山南侧14万平方米绿地调出生态控制线,以满足城市建设之需,近日引起各方热议。
专家认为,生态功能区…

红线为何守不住塘朗山

深圳市拟将塘朗山南侧14万平方米绿地调出生态控制线,以满足城市建设之需,近日引起各方热议。

生态红线成了可随意摆弄的红头绳,损害的不仅是山水植被还有政府规划的权威,甚至是生态保护红线制度的顺利实施

专家认为,生态功能区保护不能简单以面积计算“占补平衡”,生态红线调整应尽快制定生态系统服务价值核算标准,并让规划调整有法可依。

将生态保护红线内的14万立方米绿地调出搞开发建设,还是让它继续受红线保护?最近深圳很犯难。

近日有报道称,被视为“城市绿肺”的塘朗山,多年前就被列入深圳市基本生态控制线管理范围。但这根保护红线并没有给塘朗山带来应有的安宁——里面不但有多处房地产项目,还有采石场等。如今,有关部门又拟将其南侧的14万平方米绿地调出生态控制线,以满足城市建设之需。

有报道称,被视为“城市绿肺”的塘朗山,多年前就被列入深圳市基本生态控制线管理范围,但这根保护红线并没有给塘朗山带来应有的安宁——里面不但有多处房地产项目,还有采石场等,如今有关部门又拟将其南侧的14万立方米绿地调出生态控制线,以满足城市建设之需。

2月15日本报16版“美丽中国·说道”栏目发表《红线为何守不住塘朗山》,引起深圳市的高度重视。近日,有关部门接受记者采访,回应生态红线调整等问题。

生态保护红线是我国环境保护的重要制度。在国家层面,环保部于2014年曾出台生态保护红线划定试行工作的技术指南。作为改革先行区,深圳市早在2005年就将塘朗山等区域纳入生态保护控制范围,并有专门法规严加保护。但遗憾的是,10年来深圳的生态红线被调整了450次、仅近3个月就调整了58次,生态红线不仅没能成为“警戒线”“高压线”,甚至沦为姑娘装扮时用的红头绳——什么时候用,扎成什么花样,完全看姑娘梳妆打扮时的心情。

有居民反对将14万平方米绿地调出。规土委认为异地补绿后“深圳生态红线内总面积并没有减少”

红线成了可随意摆弄的红头绳,原因不外乎两个方面:一是有人对生态红线的认识不足、守法不严,认为生态功能区可有可无,甚至急于让青山绿水变现为真金白银;二是红线划定太草率、脱离实际,从而导致了诸如3个月调整红线58次这样的结果。

这个春节,深圳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委员会主任王幼鹏彻夜不敢关手机,生怕漏掉居民的投诉电话。家住深圳香瑞园北区的吴女士,每每看到楼下那块可爱绿地,总会坐立不安。而与香瑞园一街之隔的龙井村,村主任刘桂雄攥着手里的征地补偿协议,不时轻叹。

发展规划要着眼战略全局、切合实际,发挥引领约束功能。生态红线朝令夕改,损害的不仅是山水植被,还有政府规划的权威,甚至是整个生态保护红线制度的顺利实施。因此,保护红线要守住塘朗山,还得从两个方面亡羊补牢。

三方的紧张与不安,源于深圳塘朗山下一块14万平方米的生态用地。

首先,不折不扣落实规划要求。要是因为让青山绿水迅速变现成真金白银的贪婪导致红线形同虚设,那么要矫正的就是地方政府的发展理念。如果变更规划涉及违纪违法的,必须依法严惩。

深圳北环大道附近,塘朗山麓,两片高大欧式建筑群隔绿相望:中间一块隆起的小丘,绿草茵茵,树影婆娑。这就是深圳香瑞园,目前售价已近7万元/平方米。“这个小区,差不多是10多年前深圳房价大涨前夕,最后一批商品房。”知情人士说,该处土地规划上世纪90年代就有了,那时还没有划生态线,否则也建不成。

其次,对塘朗山的生态红线划定重新深入研究、论证。要是科学调查认定这14万立方米绿地可有可无,那么就理直气壮地将它调出红线保护范围。要是认定塘朗山的生态保护还不到位,那么这些绿地不但不能被侵占,反而要按相关生态功能区的要求严加保护。

深圳规土委相关负责人介绍,2005年划定生态红线时,基于小区既成历史事实,就绕着建筑的边沿走线。

但是,2015年6月深圳市规土委一纸公示,打破了小区的宁静:包括小绿丘在内,小区附近约14万平方米的绿地,被调整出生态保护圈,分别规划建学校、征地偿还、地铁上盖物业,以及商业配套开发。

“为什么一定要拿生态红线开刀?”小区居民想到身边的绿地将变成高楼大厦,强烈反对。而在深圳市六届人大会上,11名代表根据投诉和调研,召开了“保护塘朗山等基本生态控制线”询问会。他们认为,尽管修地铁利民生,也不能因此随意变更生态红线。

由于居民的反对和人大代表的质询,该规划两次公示都受阻。可这让隔壁龙井村村民“炸了窝”:为了修建地铁7号线及相关车辆段等项目,政府曾向村里征用了1200亩土地。这次圈出的14万平方米中,就包含了要偿还给龙井村的2.1万平方米。

居民要环境,村民要补偿,城市要发展,不同的诉求成为摆在王幼鹏面前的一道难题。

“深圳生态红线内总面积并没有减少。”王幼鹏说,这次调出14万平方米生态用地,也相应在深圳湾补偿了14.7万平方米。

永利402官网 ,针对居民的质疑,深圳市规土委副主任张勇解释,这次划出的生态控制线面积实际只有8万多平方米,另外的5万多平方米实际上是北环大道占地,“这一部分并不能开发”。同时,鉴于龙井村支持了深圳城市的发展,按照当初约定,必须补偿征用的土地,王幼鹏说,一般都是就地就近赔偿。

有市人大代表质疑变更红线规划的意图。有关方面称红线划定并非一成不变,调整需多方论证

2005年,深圳在总共1997平方公里的土地上,一刀把974平方公里切进了生态控制线,为全国首创。“当时如果不这么干,就深圳的发展速度,这个城市的生态肯定早完了。”深圳相关规划专家说。

然而,随着城市的发展和市民权利意识的觉醒,也带来了问题。比如,划定在生态线内的社区与居民,也渴望发展,渴望开发土地带来的收益。

在前不久的深圳市六届人大会上,郑学定等深圳市人大代表“炮轰”规土委,质疑深圳生态控制线自2009年6月以来,曾修改数百次。“深圳土地资源缺乏,但没有理由破坏生态控制线,这是生态环境安全的‘底线’。”郑学定说,“如此频繁的改动生态线,背后是否有权力、利益在驱动?”

对此,张勇解释称:“生态线内并非自然保护区或无人区。它的变动有两种:一是合理新建,一是重新调整。”

据介绍,根据深圳基本生态线相关管理规定,线内有约10%的土地属于建设用地,用于满足重大道路交通设施、市政公用设施、旅游设施等的建设需要。记者统计发现,2009年6月以来,该委共进行450次相关项目公示,多为市政公共设施、重大道路交通设施等项目。

“这450个项目,都是生态线内可以合理新建的,均是为了满足电力、道路交通、引水调蓄、垃圾焚烧发电等市政公用设施需要。”张勇说,“除了2013年,我们有一次集中调整外,近年来真正优化调整生态线的,包括塘朗山这次在内,也就6项,而且都只是在公示阶段,没有实施。”

深圳规土委相关负责人表示,红线一旦划定,也并非一成不变。根据深圳生态线管理相关规定,要完全调整,需要通过环评、公示等多项流程,经过多方论证,通过后方可实施。

功能区保护不能简单以面积计算“占补平衡”。红线调整应制定生态系统价值核算标准,并让规划调整有法可依

数据显示,2000—2005年,深圳全市建设用地年均增长10%,其中生态线内增长23%。红线划下后,全市年均增长3%,线内增长更是控制在了2%。

深圳市环境科学研究院生态研究所所长叶有华说,生态红线对保护深圳生态环境做出了较大贡献。但当时划线时,有一部分居民及相关产业被划入。为维护这些居民及产业的合法利益,调整是不可避免的。

“以前比我们穷的村,因为有地,现在都比我们有钱了。”龙井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郑志强说,“凭借剩下的2.1万平方米土地的返还,正好能解龙井村发展之困。环境要保护,我们的村也要发展。”

其实,在深圳,还有不少地方和龙井村一样,因与生态线有交集,导致无地可用。

深圳规土委相关负责人解释说,针对一些历史遗留问题和村民的利益诉求,曾在2013年集中做过一次调整,本着“总量规模不减”的原则,调出14.8平方公里的已建建设用地,并调入15.2平方公里的林地、绿地,一进一出基本平衡。

“生态线是一定要坚守的,但哪里凸一点,哪里凹一点,需要时间来调整。”王幼鹏认为,城市生态空间格局应不断动态优化。

一些人大代表建议生态红线应该立法。“将部门规章上升为人大立法,应该是最好的选择。”郑学定说。王幼鹏也认为,在生态与城市发展的动态平衡中,把红线的“因需而调”变为“因法而调”,对大家来说都相对省事。

调查中,大家也反映,生态系统评价标准亟待建立。比如,这次塘朗山调出的14万平方米,通过在深圳湾调进等量的土地,实现“占补平衡”。

但一些专家认为,“单纯谈置换面积平衡不太科学。”争执的出现反映了生态价值评估的缺失,深圳生态保护红线内存在湿地、草坪、山林多种生态系统,每种的生态服务价值都不一样,调整后,面积不能变,生态系统功能价值也应该不能变。

此外,叶有华建议,要谈生态红线调整,应当尽快制定生态系统服务价值核算标准,让大家有一个合适的评判标准。

责任编辑:高晓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